全家赴美,独留四岁的她在台湾,因为她有「剋父命」

2020-06-18
288 评论
830 人参与

全家赴美,独留四岁的她在台湾,因为她有「剋父命」

她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子,约莫二十出头而已。她来找我的时候,脂粉未施,但看起来受到很好的照顾,应该也是很有教养的女孩子。她一开始就小声的跟我说,「律师,不好意思麻烦您了。」

母女诉讼,应该有很不得已的原因,也应该是很长的故事,所以我调整了比较舒服的姿势,请她把完整的始末告诉我。然而,她要开口之前,我注意到立刻她眼眶开始泛红,似乎不知如何说起。然后开始放声大哭,连会议室以外都能听到,我静静的等候,等她心情平静再说。

她的父亲是某电器製造产业的高阶主管,母亲则是家庭主妇,她还有一个哥哥跟一个姐姐,「看起来」家庭和乐,就是一般的台湾中等人家以上的生活。然而,她对于童年的记忆,却是十分恐怖与不堪回首。她的回忆,在四岁以前,虽然模糊,但是却胆颤心惊。

因为她有「剋父」的命格。

出生后,「张半仙」批了她的命格,告诉孩子的爹,这孩子「生于申时,命带双魁罡,偏财甲木坐申金为绝地,属剋父命格。」,张半仙的这番话,决定了她的命运,就是爹不疼、娘不爱。

知道她有剋父的情况后,父亲积极的寻求解决之道。张半仙告诉他,剋父,也不是不能解决,只有远离这孩子,帮孩子出养,或是托人为义父母,二十岁以后或许有机会化解。父亲至此,积极的寻求派驻到国外的机会。四岁前,父亲几乎把她当做怪物,四岁时,她的印象就是,父母带着她的哥哥与姐姐,一起派驻到美国,留下她一个人在台湾。

对于家里,她的印象就是孤单。父亲临走前,把她託付给姑姑。姑姑当时已经有自己的家庭,但是对于这个姪女疼爱倍至。小女孩似乎很小就知道,自己寄人篱下,因此自动自发的做家事、陪伴姑父母,跟其他的表哥表弟也相处得很好。她懂事的样子,让姑姑经常感叹,「怎幺会有人捨得这个小女孩?」

是的,就是有,而且是自己的父母。孩子八岁时,某日报海外版,突然出现这样的讯息:「近从贵报海外版得知贵县王小姐,拟收养一位孩子,适值我家有个小女孩,因从小寄养在亲戚家。近年来我们又在美国求学,无论空间、时间、经济上皆无法负担,且自幼即未带在身边,心想在教育上与感情上,如果没办法多灌注给小孩时,不如送给那真正富有爱心与喜爱小孩子的父母,不知王小姐喜欢否?」

这封信引起很广大的回响,许多人纷纷向这位「留学生」表达同情之意,并且愿意收养这个小女孩。然而从父亲那里得到姑姑住址,因此前来探问的人,总是被姑姑一扫把打出门,恶狠狠的对访客说:「这是我们家的孩子,说什幺也不会让!」,最后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
但是对于小女孩而言,心灵上的烙印就是,「我是没人要的孩子!」,她努力的表现不要更退缩,要更坚强,但是突然的敲门声,总是在她的梦境中不断出现,每个貌似和善,但是要带她走的陌生人,成为她这辈子无法抹灭的梦魇,一再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,即使成年以后亦然如此。

她很乖巧,在国中毕业以后,她报考护校,因为她知道,姑姑没办法负担她太多的学费,只有拿公费,才能减轻家里的负担。这些年来,她只透过姑姑偶尔叨絮的话语里,知道他们一家人在美国过得很好,父亲也没有回来的打算,两个兄姐都已经在美国念大学。她有时候没有感觉,有时候心会刺痛,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幺错,但是姑姑温暖的臂弯,一直是她的依靠。

护校毕业以后,她开始在公立医院工作,每天值班的生活很苦,但是她逐渐恢复了自信心,因为她可以帮助别人,也在经济上可以支援姑姑,毕竟姑父已经走了,姑姪两人相依为命,或许这样的生活也不错,她开始尝试忘记,她那「剋父」的命,还有她「被剋」的人生。

二十年后,父亲回来了。

父亲带着全家,回到睽违以久的台北。或许是魔咒已经过去,父亲开始尝试跟她互动,即使是生硬的。一开始,她觉得惊喜,因为父亲竟然认了这个女儿。随之而来的,父亲希望她搬离姑姑的家,「毕竟那是人家的生活,你都大了,不要打扰她。」

可是,她没有房子可以住。

父亲慷慨的跟她说,房子没问题。孩子,我要弥补你这二十年以来的苦,我想买间房子给你。

她果真惊喜交加了。她小心翼翼的确认,父亲是不是真的爱她。母亲淡淡的说,「你就接受你阿爸的好意吧。」,她捨不得姑姑,但是父亲答应她,愿意帮她请看护照顾,而且她随时可以回去看姑姑。她方勉为其难的同意,搬到新家去。

她住在父母的新房子中,感觉总有些不自在。房子是新的、人也是新的。她努力的要跟兄姐相处,跟父母示好,但是他们是沉默的,当一伙人开心的时候,她走进家里,就一片死寂。她想,总要点适应期,她会努力的。

父亲要她去找房子,她总算找到。经过两次看屋,父母与她都相当满意,离上班的地点也很近。因此父亲汇款两百万的头期款到女孩的帐户里,并且要她儘快购买家具、搬家。

一切都很好,她想。应该苦尽甘来了,她的家庭,在二十岁的警报解除后,总算又破镜重圆,找回了一家人。她可以把这个新房子,当做她与先生的家,以后她可以好好的经营家庭,重拾父母的爱。

是吗?命运又跟她开了一次大玩笑。竟然有仲介打电话给她,宣称有这个家的权状,也有父母的委託,要卖掉这个房子。

她不懂,为什幺父亲又变卦。她打电话去问父亲、母亲、兄姐,不是关机,就是推托不知。没多久以后,就接到地方法院的民事庭传票,父亲主张这个房子,只是借名登记而已,要求女孩返还房屋。

这个诉讼,在我看来并不难。毕竟借名登记,必须要有合意,并且要能证明所有资金流程。然而,一开始的时候,诉讼并不顺利。因为法官冷冷的看着被告:「你急什幺,以后你父母死了,这房子还不是你的。」

在司法实务上,许多人登记房地产,并不是用自己的名字,我们称之为「借名登记」。借名登记在民法上,并无明文规定,我们通常类推适用为「委任关係」。所谓委任关係,就是一方委託另一方代为处理事务,但是任一方都可以随时终止。

简单来说,本案就是原告主张,这栋房子是父亲借用女儿的名义登记,因此现在要收回来,回复登记为自己的名义。

实务上要证明借名登记,相当不容易,因为原告必须证明有委任的真意,被告有受任的真意;然后借名的原因必须合情合理、借名的借贷流程,必须有资金证明等等,毕竟不动产是以登记为要件,登记所有人是谁,那幺就是谁,要法院判定这是借名,恐怕不甚容易。

然而看起来,这位法官是以「孝道」为出发点,认为父亲既然有出资,那幺当然有可能是借名。这推论「很道德」,但是一点也「不法律」。

她急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不是,她可以不要,但是这房子是她父亲的道歉。她不能接受父亲把道歉收回去,这是她应得的!

审判不断在进行。我们提出了种种的证据,包括剩余的贷款,是由我们自己缴纳、父亲是因为弥补孩子,才会赠予房屋等等。法官没有明白表示意见,但是看得出来,他认为父亲给孩子一笔金额买房,对于借名登记而言。确实有可能。我们在「天下无不是的父母」的紧箍咒下,很辛苦。

不过,事情总是有转机的,诉讼中,总会有人犯错,只是这一次不是我,而且,我绝对不会犯这样的错。

就是一封信。

父亲在第三次开庭的时候,决定使出杀手锏。他交给了法官一封打字的信件,竟然来自于父亲的妹妹,也就是她的姑姑。信件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。姑姑痛斥这个姪女,性生活不检点,经常在外与男人鬼混,得过性病,平常晚上经常夜归,对姑姑极为忤逆与不孝,这些年来,姑姑一直容忍她,后来她甚至对姑姑骂三字经,因此被姑姑赶出去。

我们收到这封信的时候,法官脸色铁青,我们也大惊失色。毕竟与我们先前的认知完全不同。她,真是这样的女孩吗?

我们把信件,连同信件下姑姑的签名与指印,拿给女孩看。女孩没有哭,她反问我,「你相信吗?」

我,当然不相信,但是总要解决这个问题。有指印、有签名,我要怎幺否认这是事实?传唤姑姑当证人,应该可以,但是法官已经明白表示,姑姑年事已高,又卧病在床,如果传唤不到,他不会坚持一定要传唤。也就是说,这张证明,将会在法律上发挥作用。

我可以想像她父亲得意的笑容了。

我立刻要她拨打电话给姑姑,并且录音。她坚强的点点头,拿起手机,开始拨打。

透过扩音,我听到一个慈祥的老妈妈,在关心她的女儿。女孩问到,「你到底有没有签下任何文件?」;姑姑想了一下后,是这幺说的:

「那天你爸来找我,问我现在好不好。我跟她谈起了妳,要他好好的在以后弥补妳,不要再告妳了。他没有说什幺,但是拿了一张空白的纸让我签名按指印。我问他什幺用途,他说,是要证明我的意识还很清醒,请我来法庭作证,要先这样做,我就盖了。」

听到这些话,我以为她的线条可以柔软下来,但是她却开始放声大哭,是那种声嘶力竭的哭,跟原本她镇定的表情大相逕庭。我想,她是心死了。

我们把这段录音翻成译文,交给法院。法官看到这段译文,直接询问原告的律师,「这是怎幺回事?」

原告律师似乎没料到这一招,结巴的回应,「姑姑并不知道这是偷录音,这种证据没有证据能力,钧院不应该列为证据。」

我冷笑回应,「你们的证据属于伪造,才没有证据能力吧。根据通讯监察保障法的规定,对话之一方有权利录音,大律师要不要回去多念点法律再来表示意见?」

法官看起来了然于胸,他没说什幺,只是疲倦的挥挥手,叫我们不要在法庭上有火爆的对话。

「原告,你要我怎幺相信你们的说词为真?」,法官严厉的问。

「我们再具状补陈,并且请求传唤姑姑的儿子作证,证明确有此事。」,他补充这些话。

「姑姑的儿子在原告的公司上班,原告是他的上司,因此证词应不可採,更何况,他离家已久,并未与父母同住,纵然证述任何意见,也属于传闻证据,证人只能讲自己亲自见到、听到的事情,不能转述听别人说的意见,否则就是所谓的传闻证据,在证据法则上并没有效力。不能当做证据使用。」,我立刻补充。

法官没有再表示什幺,姑姑既然没办法到,儿子他也不愿意传唤,我们应该算是守住了成果,而且,他们犯了错。

想要把他人塑造成妖魔,自己就必须是天使。父母对于孩子而言,应该是天使,但是,他们是吗?就算是,也是背弃上帝的路西法而已。

一年后,我收到她与她先生,以及孩子的全家福照片,甜甜的,一个新的家庭诞生。

 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

手机sunbet代理|大力发展的互联网|网络生活交流|娱乐等信息为一体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99游戏平台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乐都城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