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金融海啸十周年回顾(四):三挺政策及消费券,有没有效

2020-08-08
109 评论
727 人参与
2008金融海啸十周年回顾(一):美国如何撑起泡沫?2008金融海啸十周年回顾(二):眼看防线层层溃堤2008金融海啸十周年回顾(三):那年我们一起抢救的经济

上篇文章,我们提到台湾政府自08年到09年来的应对措施,也提到凯因斯学说的思维,他影响了政府和央行的脚色。简略谈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,如何有效影响市场。

前面提到的政策和观念,碍于篇幅,遗憾不能有更深入的介绍和思辨,但期许打下基础,助于理解专有名词与概念,以及后续檯面上经济议题。

而本篇文章要来三挺政策的成效及消费券,前者安稳了台湾经济,避免骨牌效应;后者则告诉我们,某些情况下,抢救措施不像理论上那幺有效。

三挺政策成效

三挺政策(详细内容请参考前一篇文章)大概是成效较容易观测的政策。三挺政策之一的存款保障执行后,自2008年12月以降,存款都不曾减少(2009年1月除外),台湾显然没发生挤兑,对金融机构的信心也堪称足够,逾期还款的比例也不高,存款的不安全和恐慌挤兑在此情况下,较不容易发生。

同时,由于三挺政策提供不错的诱因(例如优惠借贷利率)使银行提升放款,也让企业準时还款并减少裁员,企业向金融机构申请纾困的协商成功率高达9成。在2009年下半年景气回升,官股银行(台银、合作金库等)、中小企银和整体金融放款还不断提升。这在信用萎缩的经济体中,是不容易的事情。

至少守住中小企业这道防线很关键,中小企业佔台湾企业95%以上,提供7成以上就业,他们在短期能有营运空间,并撑到景气复甦时期,是首要的任务。

金融海啸事件中,有些人认为应该让市场淘汰体质不佳的企业。但淘汰更多企业会使更多人失业,消费减少,市场信心更不足,恢复也更慢。笔者认为,这也会伤害到最终存活下来的佼佼者。而且,我们承担得起市场遥遥无期的自我调整吗?

一些讯息

我们无法够多且深入的谈论更多政策成效,一来碍于篇幅;二来不少政策时间跨度极大,执行时间不只限于2008年和2009年,无法进行同期比较;第三,政策间交互影响,并不容易判断哪些成效是由谁贡献。

但对于总体情况,我们仍能有基本认识。行政院主计处针对当时主要财政政策(前一章所提到的,再加入消费券和开放陆客来台两策略)进行成果预估,在2009年2月和7月两个不同时间进行。得到结果分别为贡献2.77%和2.97%的成长;并预估全年经济分别为负成长的2.97%和4.25%。

最终,2009年实际经济是负成长1.57%。也说明,一来如若没有抢救措施,台湾的状况会是更糟的,政府干预在短期间收效;二来不同时间做的预期,受当时情况影响会有所不同(抢救措施为何能奏效,我们在前篇文及很简单介绍了理论背景)。

消费券

我们在上一篇文章提到台湾政府的拯救措施,但唯独当时一件政策我们没有提到:消费券。

而那年的消费券,你们还记得拿去买了什幺吗?笔者当时配了一副全新的眼镜。我们将消费券留到这个章节来介绍,想就此政策带入全新的话题:某些刺激经济成长的政策,成效也是有限的。

2008年12月5号,立法院通过856.5亿元的「消费券特别预算」,自2009年1月18号开始发放,需于该年9月30号前使用完毕。凡2009年3月底前出生、具有户籍的国民,都能领取价值新台币3,600元的消费券。

经建会及隔年(2009)的一份财政部委託研究报告提到,消费券的856亿元加上「乘数效果」(关键字出现了,请回顾前篇文的凯因斯学说),预计带来0.6%以上的经济成长率(分别为0.64%与0.66%)。

买得开心,但……其实不那幺有效

回到消费券,是否达到预期的成效呢?答案是没有。其实后来再度进行评估,所能带来经济成长率,只剩0.28%到0.43%。

但这仍然只是评估,回到事实面还更低,也就是下修后的预估值还是太高了。这某方面也说明,凯因斯学派经济理论,还是有所限制的。为什幺?

追根究柢,还是「乘数」没有发挥作用。一个关键原因(当然还有其他很多因素):消费替代率太高。此替代率大约在六成到七成。白话就是,消费券有六、七成是拿去买「原本」就要消费的财货。

当这成为普遍现象,政策自然就没有效果,因为大家要「多买更多」,买原本要买的外,更要买不常一直买、平常没打算买的。不然结局就会变成大家藉消费券来增加个人储蓄,这对短期景气没帮助。所以本段的开头所问──大家当时买了什幺──并非空穴来风的问题。

实际案例分享:笔者本人共用两张消费券配了一副眼镜。笔者的朋友A集结全家消费券之力,买了台一万多元的冷气,而朋友B则是拿去缴学费。朋友B就是那位「购买原本计画买的财货」的人,消费券不发放,还是得交学费(除非他决定放弃学业);而朋友A和笔者本人则不属于此类。

另外据一些研究指出,台湾边际消费倾向(前篇文注解所提到)大约是0.36,也就是每多获得100元,只有36元拿去消费,剩余作为储蓄,也使政府朗朗上口的乘数效果,变得相当有限。

有修正方案?

消费券修正方案的关键在:别让大家买「平常计画买」的东西。我们思考,如果限制消费券所能消费的财货,是否更能发挥功效?也就是,规定大家买不会常买的东西,例如冷气和冰箱之类的耐久财货(能使用3年以上,通常反映民间消费力道)。

但笔者得到遗憾的答案:图利特定厂商,官商勾结。唉,理想总是太过美好。

不过,也许另一个方式不错:缩短消费的期限。从1月18日领取消费券到9月30号截止消费,历时八个多月时间,其实不算短。缩短期限或许能迫使大家短时间大量消费平常不买的东西。我们可以这样想:你应该不会一次买3,600的菜(吃到死或放到坏掉)。不过呢,我们没有另一个平行时空去验证这个思考游戏,也还很需要资料和实务支持。

结论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

手机sunbet代理|大力发展的互联网|网络生活交流|娱乐等信息为一体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BCK体育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凯时ag旗舰厅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