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药房争生存权 师徒传承科班证照纠葛20年

2020-06-15
950 评论
953 人参与
中药房争生存权 师徒传承科班证照纠葛20年

中药房的存续争议一吵 20 年,中药房二代看不见未来,只能任其一间间关门。有专家认为,让中药调剂专业归专业,政府确立中药材认定及其品管制度,才能让中药产业永续经营。

中医养成与中药製药自古师徒传承,早年所有中药材都得透过香港运送到台湾,属商业行为,中药製药靠的是家传手艺;那时也没有中医正规教育制度,一般人只要拜师并熟读中医典籍,就能透过特考成为中医师。

随时代进步,已故中国国民党大老陈立夫成立中国医药大学,这才有了中医系,中医纳入教育体系,考试院举办中医国考,教考训用加以整合,科班养成中医师,到了 2012 年中医师特考,正式走入历史。

但在中药管理教育方面,「药事法」第 103 条是中药商的落日条款,将 1993 年订为中药商存续的分水岭。20 多年来,传统中药商如预期陆续退场,中药房从 1 万 5000 家锐减至 8000 家,却不见中医师、药师进场,政府没设立「中药师」,也没有给中药商执业的国家考试,中药房为此走上街头捍卫中药传承。

中药房生存争议 中医师药师仁智互见

面对中药业者诉求,中医师、药师团体的看法也大不相同。中医师公会全联会理事长陈旺全受访时表示,有中医师就会使用中药,中药涉及药材品种、重金属、农药残留、药品活性成分等问题,并非只是单纯买卖,从事中药产业比当一个中医师还困难。

陈旺全认为,中医、中药本该分业,但早年政府设立「中医师」却没设「中药师」,20 多年来,也没有中药商执业的国家考试,很多老中药商有着丰富的中药经验,却没有人能传承,真的相当可惜。

陈旺全说,中药既然涉及药,贩售者当然应受训、具备专业知识,呼吁政府设立国家考试、给予证照,别让宝贵的中药技术失传,同时也应培养中药师,弥补过去政策的不足。

药师全联会理事长古博仁则表示,中药既然称为「药」,吃出问题的风险就高,必须特别小心,不能像蔬菜、水果一样人人可卖。

根据中国调查,2009 年至 2015 年,食用中药导致不良反应的数量不断增加,更有近 40% 民众习惯中、西药併用,但中药、西药都是药,若贩卖者没有经过严谨的药学教育,了解药物之间的交互作用,万一吃出问题,最后受害的仍是民众。

古博仁坦言,红枣、枸杞、滷包等都是台湾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疗药材,中药商有其存在必要,但若是固有成方,或是依民众需求製作丸、散、膏、丹,已涉及诊疗,必须由药师把关。

古博仁也强调,台湾民众治病以西药为主,增设中药师意义不大,加上健保给付中药调剂,每个处方笺不到新台币 23 元,政府长期不重视中药,自然无法诱导优质的人才投入中药产业。

生技照亮中药前景 中药房法规有待解套

话说回来,中医师、药师不愿投入中药,问题到底出在哪?表面看来是中药房环境不好、无利可图;深入而言,中药管理、技术门槛及中药房经营风险高,才是让人却步的主因。

一名因议题敏感不愿具名的中药学专家表示,锭剂、胶囊等西药的原料,大多来自化工厂,药品载明药名、成分、使用规範与有效期限等,药师调剂时不用太操心品质,一旦品质出问题,责任大多在药厂而非药师。

反观中药材却大不相同,中药材是天然植物,光栽种就是一门专业,不仅品质会受产地、气候影响,把关农药、重金属残留也是棘手问题。

中药材经过晒乾、炮製等程序后,可以卖给民众炖煮补品、卖给中医师调剂成药物,也可以卖给药厂做丸、散、膏、丹,供应链比西药长得多,贩卖者承受的风险也高得多。

「所有东西都应该进步」,专家坦言,中医师已经从特考进步到正规教育,中药商却还在原地踏步,坚持师徒制、父传子才是正道,实际上,就像柑仔店消失、便利商店出现,让民众的生活也愈来愈便利,老中药房也该跟着进步、再教育。

国际生技製药间纷纷开发植物药新药,从传统古方寻找研发题材之际,这位药学专家强调,中药产业是生技医药的新蓝海,唯有不断进步、有人才进入,才有永续经营的可能。

药事法规範药师的「调剂权」,这位专家认为,若中药房希望保留调剂权、製作丸散膏丹,就应依法考取中医师或药师;若不取得身分,传统中药房就应回归商业本质,由政府发给商业执照,让中药房卖养生汤包、食药两用的药材,涉及调剂权的,则回归药师职权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

手机sunbet代理|大力发展的互联网|网络生活交流|娱乐等信息为一体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优游平台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总站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