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金融海啸十周年回顾(三):那年我们一起抢救的经济

2020-08-08
992 评论
204 人参与

►2008金融海啸十周年回顾(一):美国如何撑起泡沫?
►2008金融海啸十周年回顾(二):眼看防线层层溃堤

我们在上一篇文看到了美国金融业的交易陋习,以及台湾在海啸的状况。这篇文章,也就是系列文第三篇,我们将介绍政府在海啸来临与灾后,做了哪些应对措施?

并且我们还会介绍凯因斯(John Maynard Keynes),他可谓近代总体经济学的开创人。在各国政府祭出的抢救方案与逻辑中,都能看到这位男爵的影子。因此在这个主题介绍他,是十分必要的。

台湾的应对

美国倒下了好几个金融巨头,台湾金融业相较之下,其实没那幺严重。可是投资人就很惨烈,超过1,000亿元的债务违约损失,投资雷曼兄弟求偿无门的800亿亏损,最终影响消费与总体的信心。

从雷曼兄弟倒台,到2009年下半景气复甦的一年间,政府执行了许多稳定措施与刺激方案,不晓得读者们熟不熟悉?我们将介绍台湾当时的应对。

三挺政策

2008年10月7号,时任行政院长刘兆玄开启「三挺政策」第一枪:宣布至2009年底,保障存款人在银行机构里的全额存款,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扩大保障全额存款的国家,于是美国那样的恐慌挤兑没有发生;同时,配合央行2008年9月至2009年2月持续宽鬆货币,也提供企业和银行足够的流动性。

三挺政策分别为「政府挺银行」、「银行挺企业」以及「企业挺员工」。保障存款的第一枪,属于政府挺银行;也放出优惠,增加银行对準时缴息与还款企业的放款,用优惠利换取企业减少裁员等。提供台湾在巨浪中平稳前行的力量。

财政扩张

货币政策和财政扩张往往相辅相成,这招台湾也用上了。2008年9月通过《因应景气振兴经济方案》,以及持续三年市场拓展的《新郑和计画》,10月紧急通过的《97年短期促进就业措施》与《工作所得补助方案》的实施,11月提出 6,000 亿元《大企业救灾计画》,2009年1月通过《振兴经济扩大公共建设投资特别条例》、我们熟悉的消费券,加速推动爱台12建设等,这些都是财政扩张的代表。有些不只应当下之急,也为后续几年建设準备,涵盖範围从基础建设、企业救济、消费与投资刺激、新能源与绿能,以及贫困工作者补助。

我们稍后也会谈到财政扩张在学理以及实务上的意义。

股市与金融体系

有货币宽鬆和财政扩张两大利刃,金融体系的稳定也不可或缺,上一篇我们谈到马英九在2008年520就职后,股市就像吃泻药直直下跌。甚至该年9月18日更是止不住美股重挫的影响,而请出为期三个月的国安基金护盘,后搭配限制股市跌幅、禁止借券与放空,也搭配三挺政策,试图稳定不足的信心。

物价稳定

2008年石油价格大起大落,为因应油价上涨推动《当前物价稳定方案》,经由降低及冻涨规费、调降进口物资关税以及调降货物税/营业税三个方案,调控国内油价与电价。2008年台湾CPI(消费者物价指数)只上涨3.53%,四小龙中最低,相较其他国家也是相对稳定,这一定程度刺激了消费。

总体而言,这系列拯救措施,最终目的不外乎是稳定信心、刺激消费与投资,好让经济体系维持适当产能。这些是现代经济关心的最重要议题。然而对于市场如何完成这个任务,经济学有分歧的观点。

凯因斯来救援

古典经济学派告诉我们,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透过价格机制,调整供给和需求,这是我们相当熟悉的概念。自亚当斯密以后的经济学家,无不致力于建立数学模型深化他的理论。

但1929年发生令人闻风丧胆的大萧条,一切都改变了。旧有经济模型无法说明为何失业率长期居高不下。毕竟市场应能够透过工资、价格和利率的调整,达到充分就业,但没有。这意指,市场无法解决失业问题。

凯因斯注意到些现象,思想开始转变,并对古典经济学的假设进行挑战。1936年他发表了《就业、利息和货币通论》(The General Theory of Employment, Interest, and Money,以下简称通论),主张政府应该使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对经济衰退,并扮演经济舵手的脚色。完成《通论》时,他说:「我相信这本书是经济学的巨大革命之作」。

他强调大萧条的发生,是因为有效需求(Effective demand)不足,在短期,这将严重影响产出。就算最终产出回到自然水準,过程也会相当缓慢且痛苦。他留下一句名言:「长期而言,我们都死了」(In the long run, we all dead)。

为何财政扩张和货币政策有用?

呈上,凯因斯以「乘数」(Multiplier)作为他理论的核心依据,用来解释为何公共支出带来经济成长,以及为何减少消费和投资,竟然带来不成比例的经济衰退。

乘数是这样:请想像,今天政府支出一笔钱作为海啸抢救方案。第一回合,这钱流到人们手中,变成人们的所得,人们拿一部分去消费[1],变成更多人的所得。

第二回合,这些人把这些所得一部分再拿去消费,而这部分钱又变成更多人的所得。第三回合,这些人再把这笔所得拿一部分消费,变成更多人的所得。第四回合……就此不断循还。

循环中,政府支出的每一块钱,都促成更多人提升消费,于是对经济成长带来正面影响。也无怪乎我们看到政府总砸入数千亿预算抢救,发展产业、做基础建设,正是想透过此原理刺激低落的经济。举世各国的大方针皆然。

再一次,根据乘数的概念,人们支出如果变少,如大萧条或金融海啸时,人们支出每少一块钱,第二回合就会使一部分人收入减少,并减低消费,然后第三回合、第四回合……就这样一直减少。这也解释,为何消费和投资减少,能使国家崩溃。

凯因斯也提出「流动性偏好」(人们宁可捨弃升息资产与利息,也要拥有货币),这解释透过货币政策可以改变利率,进一步影响投资、汇率等变数,以改善「有效需求」问题。

这改变了经济学思维和央行的脚色,也是为何当时央行总裁彭淮南七度降息(也同步调降重贴现率、担保放款融通利率等利率,扩大公开附买回交易),各国央行同时进行着SOP般的抢救动作。我们常听到降息缩表,就是对市场的调控手段[2]。

结语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

手机sunbet代理|大力发展的互联网|网络生活交流|娱乐等信息为一体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xsb03注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(官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