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妇女事奉列传 4》属灵巨擘锺情一生的女人:加尔文师母伊德蕾

2020-06-10
435 评论
135 人参与

◎刘幸枝(神学院老师)

如同一些隐身在伟人背后的女人,伊德蕾(Idelette Stordeur de Bure Calvin,1500-1549)并不那幺为人所知,而且有关她的个人资料不多。我们几乎只能从她的丈夫约翰.加尔文的生平中,看到一些有关她的零星记载。

不过,素来很少自我表露的加尔文,倒是在他写给朋友的私人书信中,追念伊德蕾在他生命中的重要性。虽然他们结婚不到十年,伊德蕾便因病过世,两人的孩子也都夭折,但是加尔文却为她终生不再娶,信守承诺地将她与前夫的孩子们抚养成人。从伊德蕾的故事,我们也看到加尔文这位改革宗巨擘用情至深的一面。

约翰.加尔文是宗教改革时期与马丁.路德并驾齐驱的领袖,但按着实际的年龄,他应是属第二代宗教改革的代表人物。当时,已经有许多第一代的宗教改革者进入婚姻,生养众多。年仅27岁就已经撰述《基督教要义》的约翰加尔文却是形单影只,多次为着改教工作遭法国政府当局通缉,四处为家。

当加尔文从日内瓦被赶逐,流亡到史特拉斯堡时,他接受了马丁.布塞珥和其妻伊莉莎白的接待,住在他们家一段时间。

属灵巨擘的择偶标準
这对前修士与修女的结合,带给加尔文活生生的婚姻见证,使他心生羡慕。布塞珥的家被称作「公义的旅馆」(The Inn of Righteousness),接待了无数流亡的改教人士。伊莉莎白不仅生命敬虔,而且将家务料理得井然有序,还花时间与其他改教人士的妻子通信。

当加尔文搬出布塞珥的家之后,为疏解经济的困境,他决定租一个大房子,然后分租给学生,自己当起二房东,并且请了一位女厨师为大家预备饭食。结果加尔文非但无法解决困境,还添加许多生活烦杂的问题。因为这位女厨师喜欢大吼大叫,跟房客吵架,加尔文根本很难在家里安静写作。

加尔文忍不住跟朋友们分享他的窘境,加上他浑身上下充满了病痛,最后他终于点头同意,让一些好朋友开始帮他积极的寻找对象,让他能被妥善照顾,更能专心改教志业。

不过,朋友们为加尔文物色的名单中,几乎没有一位合他的意思,倒不是他以貌取人,而是他置身宗教改革的浪尖,衡量自身情况,用务实的眼光在寻觅一位可以替他分忧解劳的贤妻良母。
1539年,加尔文在写信给法惹勒的时候,提到了他心目中择偶的条件:「我不是那种一眼看上对方的美貌就会不顾一切坠入情网,以致连对方败坏的行为都照样接纳的人。吸引我的美德乃是:朴实无华而富有耐心,不过份挑剔且善于勤俭持家,最好也愿意照顾我的健康。」不久,加尔文发现他心目中理想的女子其实离他不远,就在他身边。

他想起了在会友当中,有一位叫伊德蕾.德波尔的姊妹。她和丈夫原是重洗派背景,遭信仰迫害后来到了史特拉斯堡。他们听闻了加尔文的讲道,成为改革宗的信徒。加尔文对这对夫妻影响深刻,也常去他们家探访。伊德蕾娴静宜家,几个月前,伊蕾特的丈夫染上瘟疫过世,伊蕾特独自抚养两个孩子。她贤慧才德,年龄适巧跟加尔文差不多,同是操法语背景遭到逼迫的流亡人士。在细细观察一段时间后,加尔文向伊德蕾求婚,伊德蕾答应了。
《妇女事奉列传 4》属灵巨擘锺情一生的女人:加尔文师母伊德蕾

伊德蕾肖像

服事上忠心的助手
1540年,加尔文与伊德蕾结婚了。领袖的婚姻总是备受关注和瞩目,牧者的婚姻更是承受会众崇高的期待。

加尔文是改教阵营的龙头,伊德蕾曾和她的前夫是重洗派人士,在今天看来,重洗派不过是宗教改革初期,在瑞士兴起的一个更激进改革的团体,当时改教人士却把他们当成异端。即使伊德蕾和她前夫早归入改革宗信仰一段期间,加尔文仍因娶了一位前重洗派的遗孀为妻而饱受批评。

然而,他们的婚姻生活很快证实那些对他们的批判是错的。带着两个孩子的伊德蕾,嫁给两袖清风的加尔文,生活过得很清苦,在史特拉斯堡的日子,却是他们最幸福的一段时光。婚后一年,伊德蕾随加尔文迁到曾经驱逐过加尔文,如今却改口求他回去牧会的日内瓦城。

加尔文在《诗篇注释》的序言中提到牧养日内瓦羊群的艰辛。他说:「教会的安康福祉是我心之所繫,愿为此毫不犹豫献上生命,此话属实,但怯懦仍使我多方逃避责任,不愿肩负起如此沉重的担子。然而,出于对本分责任庄重而谨慎的检视,我还是说服了自己回到曾经令人痛苦的羊群,只有主可以见证我是如何以哀伤、眼泪、焦虑与苦痛来服事…。」

从这段告白,可知伊德蕾陪伴丈夫一起度过痛苦的处境,但她总是毫无怨言,并且发挥一些改教人士师母们的特长,善于接待远人,慷慨乐于分享。在伊德蕾过世后,加尔文在写给友人的信件中提到:「我失去了人生中最好的伴侣;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,她不只甘愿分担我的流亡与穷困,甚至是我的死亡。在世时,她是服事上的忠心助手,从不是牵绊;整个患病期间,也从没有让我操心。」

加尔文身体病痛很多,伊德蕾总悉心照顾他,事实上伊德蕾的身体也十分孱弱。伊德蕾曾经三度生下孩子,但是全部都夭折,她自己的身体也因早产和体虚受到损伤;不过她从未以健康为由,拒绝每位到访的客人,她总是尽心款待,成为事奉一直马不停蹄的丈夫、身后最大的支持后盾。只是,在两人婚姻迈入第九个年头,伊德蕾的生命也将走到尽头。

安静无声幕后事奉的女人
在加尔文写给法惹勒的信中,曾回溯伊德蕾即将安息前夕的光景:「约在正午,她已接近灵魂归主的时刻,我们的弟兄博广(Bourgoing)向她说一些敬虔的话。正说着时,她忽然大声呼喊,大家都看见她的心灵已经超越此世。她说:『噢,荣耀的复活!噢,亚伯拉罕与我们列祖的神,历世历代忠信之士所信靠的就是你,他们的信心无一落空,我也同样如此盼望。』」加尔文又说:「当她感到快要讲不出话时,便说:『我们一起祷告吧!一起祷告吧!大家为我祷告!』…之后我恳切祷告,她重振精神聆听,并与我一起祷告。八点前,她断气了。她是如此安详,以至于在场的人几乎不能分辨她是生或死。」

伊德蕾在加尔文的日内瓦改革遭遇到空前困境的时期,终究不敌疾病缠身而过世。本身健康情形并不理想的加尔文选择不再续弦。他在1550年的一封信中提到:「我的妻子,那位具有罕见品格的人,一年半前去世了,现在我自愿选择过一种孤独的生活。」

虽然,今天有关伊德蕾事蹟的史料不多,可是我们绝对可以察觉到,伊德蕾即使没有像采尔师母的神学心思,没有凯蒂师母的饱满活力,却以坚忍与安静无声的幕后事奉,在加尔文这位享誉欧洲,至今仍赫赫知名的伟大人物心中,烙下无人可以取代的身影。

问题讨论:
1.你认为师母在教会事奉时会承担什幺压力?她们需要怎样的支持和关怀?
2.有哪些师母令你印象深刻?她们具备了什幺特质?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

手机sunbet代理|大力发展的互联网|网络生活交流|娱乐等信息为一体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国际官方网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宝彩票手机官网